填写团购意向信息 (*为必填项)
户型:
面积:
总价:
是否包括周边楼盘:
参加团购楼盘:
(50字以内)
*   *   *
注册免费邮箱
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论坛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微博彩票车险健康应用酒香

王石:万科的妥协有限度

王石:万科的妥协有限度 大股东不可能为所欲为

6月27日,在深圳万科总部,万科召开了2015年股东大会,由于宝万、万华之争的白热化,万科股东大会的召开也吸引了业内外舆论的强烈关注,出席大会的万科管理层有:周清平、张旭、孙嘉、解冻、王石、郁亮、王文金、朱旭。

在会后的互动环节,有掌声、笑声,火药味也十足。现场,王石三度道歉,一是向姚振华道歉,对于姚振华先生,如果我的一些话造成他被认为是野蛮人,那么,我表示歉意;二是对于出现的房屋质量问题,表示道歉;三是对这么多年忽视的中小股东和网民,表示道歉。

对于目前的万科股权之争,虽然郁亮表示管理层的压力非常大,感觉有心无力。但王石表示很乐观、很有信心。他指出,万科的妥协是有限度的,大股东不可能为所欲为,相信监管部门会站出来表态的。

对于如果被罢免后另起炉灶的问题,王石表示,刚才有一个股东提这样一个问题,可能你退休让郁亮上,这个逻辑比较顺畅。我们是万科文化的守护者,但守护文科的并不只有我,因为人的寿命和工作寿命是有限的。郁亮的团队是比较成熟的,是被大家认可的,会尽量带领万科往前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可以另起炉灶。

以下为互动环节主要内容:

王石:我是执行董事,我不是挂名的董事长

问:王石先生在2015年并不是公司的管理层,仅是董事长,但2015年的薪酬却高达1000万多,王先生领取的薪酬是否经过审议?王先生的薪酬是否还包括其他的合伙人收益?

王石:我是执行董事,我不是挂名的董事长,是公司管理层的一员,是拿薪酬的董事长。1988年,万科还是一个国有公司,我拿的是工资,股东改造后,我拿的是工资,之后虽然不是总经理,作为执行董事,我拿的还是工资。作为一个专职的董事长,对公司进行战略上的划拨,如何走?如何保证团队的执行力?有没有偏差?是否需要修正?在美国的投资,我参与了具体的谈判,在伦敦、西雅图,我都参与了谈判。

解冻:王石等没有不堪到要被罢免的地步

解冻:董事长必须管好大事,定战略、建队伍,万科虽然算不上国际顶尖的公司,但起码也是在国内领先的。从这点来看,王石等团队没有不堪到要被股东大会罢免的地步吧。第二点需要澄清的是,王石从来没有脱离公司的管理团队,2011年后,不管是万科还是房地产行业,都进入了一个为全新的发展阶段,王石的国外游学背景拓宽了万科的国际视野,对国际化战略起到了关键作用。此外,王石是执行董事,并没有单独领取津贴。

郁亮:管理团队感到有心无力/王石和管理层的去留并不重要,更关注普通员工

问:万科管理层对于宝能的罢免议案有什么态度?接下来怎么应对?

郁亮:对万科管理团队、企业的正常运行,造成非常大的困扰。去年7月份以来,部分员工出现不稳定,但是董事会尽全力稳定,使得业绩不受到影响。今年3月份,决定引进深圳地铁,员工深受鼓舞,上个礼拜,宝能华润反对重组,提出罢免董事会,情况发生很大的变化。现在出现了部分待签约项目出现解约或终止签约情况;部分已售未结的项目面临退定和交付风险;客户由于焦虑而质询的情况每周成倍增加;银行和评级机构在重新评估公司的信用风险;部分项目合作方对经营前景深表忧虑甚至调整商务条款;猎头闻风而动,频繁联系公司员工,人才流失风险上升。目前,管理层的压力目前非常大,管理团队感觉有心无力,但尽力维持局面。王石等管理层的去留并不重要,我们更关注普通员工,如果他们散了,公司就散了。

王石:今天上午接到猎头公司三个电话/持乐观主义,不悲观

王石:今天上午接到猎头公司的三个电话,有人要把我烧成舍利子,代价则是这些中小股东的利益,我怎么做并不重要,但绝不会损伤中小股东、业主、合作伙伴的利益,不会损害万科的品牌。我是个创业家,88年就放弃了股权,我有信心,对于这个国家、市场、民族、未来我持乐观主义,所以大家不要悲观。

王石:向姚振华先生道歉,我从没有说过他是野蛮人

问:管理层有没有反省一些问题?有没有跟股东有一个好的沟通?让事情有一个好的结局?

王石:一直保持沟通的渠道,包括董秘、总裁、董事长等渠道,都有沟通,借这个机会,我想做一个检讨,我从来没有用过野蛮人这个词语,我用的是恶意收购,当时宝能扮演的角色是恶意收购。这相对于善意收购,与管理层协商好了,改组对公司有好处。而恶意收购是,你的什么意见我不在乎。在股东的沟通层面,我比较一根筋,说话比较直接,态度值得反省的,对于姚振华先生,如果我的一些话造成他被认为是野蛮人,那么,我表示歉意,所为恶意与善意,用在证券市场的中性词。

谭华杰:潜在的交易对手比深铁更早

问:与深圳地铁的合作是不是泡汤了?之前潜在的交易对手是谁?

谭华杰:与其他潜在对手有更早的沟通,在12月18日、12月25日我们签署了合作备忘录。目前跟他们的谈判还需要更多的时间,但并不是股权交易。

朱旭:股东支持公司长远发展,才能避免成为资本的奴隶

问:万科如何避免成为资本的奴隶?

朱旭:这个时代不存在谁裹挟谁,谁奴隶谁。我认为避免成为资本的奴隶,就是中小股东、大股东支持公司长远的发展,一起把公司做好。

王石:为了万科品牌和各方利益,我们一直在妥协

问:各方有没有坐下来进行很好的沟通?

王石:去年至今年,为了万科品牌,为了社会各方的利益,我们一直在妥协。媒体有感受到,有的对手也感受到了。在现在的社会中,我们要准守游戏规则,但是一定也要妥协。

问:2015年的百亿回购计划,为什么只回购了1亿呢?

谭杰华:如果能够预测到股价的预测,我们会把100亿元都花完。执行回购计划时,我们确实有点患得患失,如果跌了担心很多钱用不完?如果12月份股价还在回购价以下的话,肯定会加大回购力度,但是一百亿能否顶得住不好说。

问:什么时候复牌?

朱旭:已提交复牌,正等深交所审议通过,根据通知我们会尽快复牌。

王石:必须学会与狼共舞,现在还未到心灰意冷的时候

问:持股20年了,参加了好几次股东大会,今年心情特别悲哀,不屑于与现有的大股东为伍。

王石:你没法决定谁是你的股东,股东也有自己的文化、性格,相同的话,合作就非常快,不相同的话,就会造成冲突。但作为创业者来说,必须学会与狼共舞,我自己还是个乐观主义者,现在还未到心灰意冷的时候。如果失败,只能说自己的智慧还不够。

王石回应:相信监管部门会站出来表态

王石:为了各方利益,万科一直是在妥协的。但是妥协也有限度,如果完全违背中小股东的利益,破坏万科已经在市场中获得的认可,从消费者、从合作伙伴、从社会各个方面接受大家阳光的、制度的、透明的这些原则时,这个底线是不能违背的。我不认为股东可以为所欲为,不可能的,我们还有相关的监管部门。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到了今天,如何运行市场?监管部门已经有了相当的经验,我相信监管部门这个时候会出来表态,为什么我们这么乐观,就乐观在这里,不是资本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

自由问答环节:

问:万科能否牵个头,让中小股东聚在一起,对抗大股东?

王石:作为管理团团队,拉大旗,来呼吁中小股东和大股东对立,是不合适的。

问:万科工会对于宝能提出的议案有什么想法?

解冻:接下来会听取各个职工的意见,在此基础上再看,工会代表员工的利益,员工的利益会通过各种方式来保障。

问:目前互联网对于万科有很不利的舆情,万科是否跟互联网没有打好交道?万科在股价上,跟中小股民确实个沟通不多,您是否愿意对这些年你忽视的中小股东和网民鞠躬道歉?

王石:跟互联网确实沟通不多,对此表示道歉。(王石站起来准备鞠躬道歉,被一部分股东拦住了)

问:对于投票结果的看法?

王石:结果在预料之中的,主要是万科改组的影响。

王石:对于房屋质量问题,表示歉意

问:万科的房子在别的城市品质跟深圳的是不一样的,万科如何保持自己的品质?

王石:当然质量有问题,一是建设质量,二是服务质量,部分项目的建设质量肯定有瑕疵,服务也会不尽人意,万科要做的就是面对现实,如何去解决问题,第一表示歉意,第二是改进工作。

朱旭:股票已经停牌了6个月,不具备长期停牌的可能性

问:大股东在现在的情况下,有什么方法可以要求继续停牌?

回答:现在已经停牌了6个月,在目前的情况下,是不具备长时间停牌的可行性的。

问:监事会报告被否决,对于公司会产生什么影响?

王石:我就是否定你的工作,就是把你罢免,这与颠覆整个监事会的报告逻辑是一样的。

王石:可以另起炉灶

问:表决结果出来了,是否认真考虑过,以现在的团队,再建一个新的万科?

王石:刚才有一个股东提这样一个问题,可能你退休让郁亮上,这个逻辑比较顺畅。我们是万科文化的守护者,但守护文科的并不只有我,因为人的寿命和工作寿命是有限的。郁亮的团队是比较成熟的,是被大家认可的,会尽量带领万科往前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可以另起炉灶。

本文来源:地产中国网

400-100-610556

免费专车上门接送、尊享惊喜购房优惠!

  网易购房直通车打造舒适看房、放心买房的一站式贴心服务,目前已覆盖嘉兴绝大部分在售楼盘,填写您的意向楼盘报名看房,可享网易房产合作楼盘购房折扣与独家看房礼包。

0人参与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网易房产嘉1兴站_嘉兴房产网

创业项目资金不好找:不少钱流进股市楼市

创业项目资金不好找:不少钱流进股市楼市

的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的 [详细]

创业项目资金不好找

楼盘名称所在区域当前价格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